后台-系统设置-扩展变量-手机广告位-内容正文顶部

叫兽易小星:五毛特效也是一种审美


 叫兽易小星:五毛特效也是一种审美


由易小星导演的《万万没想到》大电影即将上映,路演时现场热情的粉丝和激情澎湃的大合唱,“万万没想到,啦啦啦啦啦!”


让他心里的大石头落了地:“我们的群众基础还是不错的!” 但他内心仍存焦虑,一部分原因是怕从来没有看过《万万没想到》的观众不买账,另一部分或许来自他拍摄时扭伤还没痊愈的脚。当初易小星逼着后期给网剧《万万没想到》做五毛钱特效,“能有多差做多差”,结果就是这五毛钱的特效反而成了万合天宜的风格;如今他又逼着特效师为自己的第一部大电影《万万没想到》做出五年前好莱坞一线大片的特效,在叫兽心中,电影《万万没想到》更主流,但要让人看了一下就嗅到“万万”的味道。


五天路演,连日采访过后,叫兽易小星吃下一颗糖,即刻满血复活,对助手连连夸赞 “唉,你这个糖真的很管用耶!”之后他转向记者,开始了严肃的问答。这个以网络喜剧《万万没想到》出名的导演叫兽竟然真的是 “一个安静的美男子”,当然,他对自己“光头界的吴彦祖”这个称谓更加认同。


从土木工程师到一个电影导演,易小星的这个导演梦做了近十年。从小数学很少及格却酷爱文艺的他因父母期望不得不去学理工科,2006年毕业后,他参与修建了江西省境内最大的高速公路大桥,白天在工地干活,晚上他就躲在被窝里研究影视后期。2007年他上传了自己的第一个用电脑摄像头拍的小视频,因为怕被领导发现被发配去搬砖,片中他始终戴着面具。2010年,因为不甘心被称作业余和恶趣味,他疯狂学习影视资料,还拿两根拖把组建成摇臂练习拍摄。2011年11月,他辞去干了五年的工作揣着两万块来到北京,那时家人都不知道导演具体是干什么的,都以为他一定是被传销集团给骗走了。


初到北京的三个月,是易小星最迷茫无助的时候,一起创业的12个人在他传媒大学附近的出租屋里整天抽烟吃盒饭,把屋子弄得一团糟,接不到客户,也没有活干,这像极了后来万合天宜网剧《报告老板》中那个只有一个老板和三个员工,总是拼命想讨客户的欢心却总事与愿违的公司。好在易小星他们没有放弃,慢慢地,他们有了客户,也拍出了《释魔杖》这样的优秀广告,微电影《大村姑》也获了大奖。拍广告的那段时光同样艰难,有次一个广告没有拍好,易小星在端午节提着粽子,等客户等了六个小时。


转折出现在2013年的8月6日,《万万没想到》第一集上线,随即火遍网络,叫兽易小星的事业线扶摇直上一发不可收拾。《万万没想到》的火爆程度完全出乎了易小星的预料。他开始动了做大电影的念头。


2014年初,在《万万没想到》第一季结束开始筹备第二季的时候,易小星在微博上问:如果《万万没想到》出电影版,大家会去影院看吗?一万多条留言接踵而至,都给出了非常肯定的答案,易小星的心不由得更加骚动了。但是到了八月份真正开始筹备大电影的时候,他却又犯了难,琢磨出来的第一个本子觉得不够热血也不够“燃”直接就给扔了,后来正式的剧本从最初的三百多个字到终稿的三万字,一共出了五十三稿,每稿过后他都发毒誓:如果再改就剁手,也无数次想过放弃。


在叫兽看来,网剧《万万没想到》是一个挺“青年亚文化”的东西,而电影属于主流文化,梗不能那么先锋,要更加大众。“因为顾及电影受众,我不想把它做那么前卫,那么先锋。网剧《万万没想到》的剪辑风格就很前卫很先锋,网络剧玩的东西都很天马行空,比如西游记中唐僧师徒模仿越南天团那首洗剪吹的歌。电影这块儿的话,网剧元素会很少,但是网剧的味道还在。 电影的剪辑有几个片段是网剧那种特别快的,但大部分时候是正常的电影节奏。”易小星说。

Q&A


Q:万合天宜的成功网剧那么多,这次拍大电影为什么选《万万没想到》呢?


A:因为《万万没想到》是我自己拍的,是我一手做起来的东西。拍电影,尤其是拍第一部电影,如果没做好的话,再做一部就可能是几年之后了,所以我一定会选择自己最顺手的事情。


Q:拍摄的过程中遇到过什么困难?


A:最大的困难就是拍摄快结束的时候我崴了一次脚,脚到现在都没完全好,其他就特别顺。我们的计划是57天拍完,就是57天拍完,没有多一天也没有少一天,非常工业化的一个流程。因为这种中小成本的片子嘛,最多两个月就拍完了。后期也顺利,除了熬夜比较凶之外,没有其他的问题。


Q:这次艺术指导是韩寒,他到底给了电影什么指导?


A:他看剧本的时候对电影提过两个意见,都还挺中肯的,一个是增加一个萌宠,就好像他当时《后会无期》里面的马达加斯加,我觉得他说的很有道理。另外一个就是结尾再增加一个包袱。其他的时候他就是心理辅导师。


Q:韩寒还会这招呢?


A:因为他也做过新导演,他知道新导演太在意什么,知道什么时候最脆弱。有的时候他会告诉我说,你看你现在这个样子,我们拍《后会无期》的那时候,惨多了。因为我是一个特别容易焦虑的人,如果没有进入状态,就会特别焦虑。


Q:这次电影出来之后肯定会被拿来和开心麻花的《夏洛特烦恼》还有大鹏的《煎饼侠》做比较,万万团队会有压力吗?


A:我和他们不一样,他们属于前期喜剧,我属于后期喜剧。比如开心麻花,他们在剧场千锤百炼,基本上可以说在拍片的现场演一演就是一个很好玩的段子,或者稍微剪一剪就是一部很好玩的剧情了。但是我们现场拍起来非常枯燥,很多人以为我们拍现场特别欢乐,其实真的不是。


我们的喜剧是靠剪辑出来的,音乐、音效、特效,加很多乱七八糟的东西才让它变得好玩。那种原生型的喜剧内容反而会很少,我们是两个体系的东西。


Q:万合天宜的每一部新剧都会起用新的导演和新的编剧,曾经的很多演员像至尊玉、鞭鞭和子墨都被培养成了导演,每一个演员似乎也都有了自己的一部主打剧,这是出于什么考虑?


A:对于我们团队的年轻人来说,他们能有更好的发展空间,都能够成为一个多面手吧,这个很重要。比如你是一个导演,等着别人给你写故事,想都不用想!你必须得自己学会写东西,才能把别人的东西给改好。做编剧是当你有了当导演的心后,你感兴趣的话也可以试一下,人就是靠这种不断向上的欲望去进步的。我在公司身体力行,我自己就会去研究很多东西,自己在后期那儿盯着,我始终是坚持在第一线,能在场的都在场,起到一个榜样作用吧。


Q:有一些受众觉得网剧的植入广告太硬,你怎么看?


A:这是目前的生存状况。因为目前的版权费用无法支撑我们继续拍下去,这个是没有任何办法的,我们需要靠广告来收回成本,维持公司的运营,但是尽量会让这个广告做得更有趣。大电影正片里没有广告,但是出字幕,彩蛋的时候会有广告彩蛋,我们一向都是电影的花絮比正片更好玩。


Q:票房预期是多少?之后还会继续做电影吗?网剧还会继续做吗?


A:票房预期就是:第一对得起投资人,第二对得起自己,第三对得起我们的核心粉丝。我觉得高票房就是额外的奖赏吧,你不能要求什么。它会存在不同的状况,比如说这个档期,比较一下同期上映的电影,在后面上映的电影,我们这个档期还是很凶险的。本来我还想会有个好成绩,后来一看强敌如云,我想还是算了,我想能让我比较开心地进入下一步电影就好了,“十亿啊!”这样的奢望,我现在不敢去想。


第二部电影我还没有开始,我得根据第一部的反馈去想。网剧的话,不一定,也要根据这部电影的市场反馈。


Q:你业余都喜欢干些什么呢?和员工的关系怎样?


A:我业余都在家里呆着,看书,看电影,听音乐,打游戏,这一年的业余时间可以说没有,这个没办法。跟员工的关系嘛,应该是一直处于他们老大哥的状态。我平时很严肃的,公司的氛围属于严肃活泼吧,我不是那种妙语连珠的段子手。


文/北京青年周刊


后台-系统设置-扩展变量-手机广告位-内容正文底部
发表评论
留言与评论(共有 0 条评论)
   
验证码:

相关文章